海滩一直都在我心中,但一直没有来到脚下

每天下午,当我走到阳台,总能看到一篇辽阔的海滩退潮时的情景。总有那么些人在海滩上挖啊挖的,一天比一天多,昨天才十几个,今天下午已经有几十个了,让这个本已经荒凉的…

支持者能否突破一万呢?

支持者能否突破一万呢? 最近我参见了一个海事领域的人物的评选活动,是由国内著名航运网站“航运在线”举办的。我呢,也厚着脸皮参加了一次,为什么要参加呢,其实有一下…

一位重庆农民工写给铁道部的一封信

铁道部领导: 我叫黄庆红,今年37岁,是重庆市彭水人,来温州打工十几年了。我只在电视上看过你,我想这辈子也没资格和你见面,可我有很多话想说。所以我写了一封信,但…